深山暴雨_总裁今天又被榨干了
乱小说 > 总裁今天又被榨干了 > 深山暴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深山暴雨

  “元满,这次这个地方肯定好玩,你相信我!”

  李风明再叁保证,“绝对没有恶劣极端的天气,并且气温舒适,你多带几条裙子,可以拍好看的照片!”

  元满有点心动了。

  她看了眼落地窗的方向,林唤一在书桌前工作,外面的阳光打到他的发丝和脸上,整个人像画报里的明星。

  “可是……难得放假,我要在家陪老公,而且我们马上要办婚礼了,事情很多。”

  李风明嘴边的话一滞。

  他是没想到元满今年搞闪婚的,到现在都不能接受。

  毕竟在约纳尔半岛他还磕元满和周时堂的cp,第二天人林总都找来了。

  就离谱的很。

  元满爱玩儿,她身边的朋友也爱玩儿,每年能老老实实待在家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今年是因为忽然和林唤一结婚了,安静地做起了贤惠的妻子,但是没过多久,她就按捺不住自己往外跑的心了。

  所以她又犹犹豫豫地问,“去几天呀?”

  李风明:“一周吧。”

  一周也不算长。

  元满又看了看伏案工作的林总。

  “我再想想。”

  她舍不得林总的身体,又非常想出去玩儿,好难抉择!

  挂了电话后,林唤一抬起头,朝她看过来,一眼就出了她的神思不属。

  他招了招手,“元满,过来。”

  元满欢快地跑过去,扑到他怀里,搂着他的脖子亲了好几口,“怎么啦,你工作完啦?我们去吃西餐吧,我想吃牛排了~”

  元满很想得开,林总说喜欢自己,她又喜欢林唤一,而且两个人又结婚了。

  当然要开始没羞没臊的成年人恋爱了。

  她又忍不住低头去亲林总的嘴唇,没想到林唤一似乎觉得她有点太热情,推了推她。

  元满瞬间委屈巴巴:“你怎么连亲都不让亲了呀老公,你都工作一上午了,都不陪我。”

  耳机里汇报的声音卡住,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。

  林唤一无奈,只能把电脑打开的视频关掉,又把麦禁掉。

  又在会议群聊里说了句下次继续。

  目睹了一切的元满如梦方醒,一下子跳出他怀里,尴尬地手足无措。

  “你还在开会,叫我过来干嘛,天呢,我完全没有形象了。”

  这时候知道着急了,刚刚虎了吧唧扑过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。

  林唤一笑了笑,重新把她搂在怀里,两只手禁锢住她的身体,抬头向她索吻。

  这么帅的老公找我要亲亲我不能不给。

  元满捧住他的头,唇齿相贴,舌尖交缠,这个吻足够深,足够久,她的脸绯红一片,蔓延到了耳垂脖后,分开时透明的口水从嘴角溢出,喘着气好久才静下来。

  “老公~”她哼哼唧唧。

  林唤一的声音也有些沙哑,“你想出去玩儿了?”

  好啊,林总不好好听汇报,不好好工作,只顾着听自己打电话了。

  元满和他说了李风明叫自己去深山老林里玩,说是里面有度假村,很有意思。

  她语气里有都在透露着想去,睫毛在阳光里闪烁,小心翼翼的,“老公,我想去。”

  林唤一失笑,“想去就去,我又不会阻止你。”

  “但是但是……”元满把头埋在他肩膀上,“我舍不得你。”

  “那你先去,我工作安排好了过去找你?”

  “真的吗!”

  元满不敢相信,“你不许骗我!”

  元满有时候跟小孩似的,但林唤一喜欢宠她,所以有足够的耐心。

  他点了点头,眼尾带笑,“真的。”

  ——

  深山里的风景的确好,空气清新,除了路不太好走,简直像来到了世外桃源。

  和印象里那种专门为了度假的山林不一样,李风明他们选的都是探险性较大的地方,里面有个荒无人烟的村子,杂草都比人腰高。

  “你又骗我。”元满一边套裤子,一边骂骂咧咧,“这种鬼地方怎么可能穿裙子拍照,李风明,我恨你!!”

  李风明摆了摆手,“好了好了,我们先简单休息一下,明天早上去找深山瀑布。”

  村子里虽然很荒废,但是走到最后面宽敞一点的地方,竟然还有户人家在做饭。

  粥是小米粥,年迈的老人和不到叁岁的小孩子,看起来可怜又凄惨。

  元满他们一行四五个人进到屋子里,乌压压一片,吓得小孩都跑走了。

  李风明好奇地问道:“大爷,这个村子就你们一家吗?”

  大爷眼带警惕,“山那边,有个新村。”

  问过才知道,原来这里太偏了,不适合居住,前两年整个村都搬走了,只剩下老大爷不愿意放弃祖宅,坚持留下来了。

  孩子的父母在外面打工,他一个人带着娃娃过。

  村里的书记来了好多趟,不管怎么劝,他都不搬。

  傍晚开始下雨,瓢泼大雨,四五个人挤在屋檐下,满脸愁容。

  李风明说,“确实环境太差了,地势又低,大爷要是再搬走,说不定什么时候连下几天暴雨,这里就被淹了。”

  因为太突然了,雨又太大,他们来不及搭帐篷,晚上只能求大爷收留。

  大爷也是好心人,给他们收拾出来几间屋子,坐到老旧的沙发上看电视了。

  小电视里放着动画片,小孩没有心思看,张望着元满的房间。

  元满一出来,就看见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
  “过来。”元满朝她招手。

  小孩看了看好像睡着的爷爷,跑了过来。

  元满拉住她的小手,看见小孩子的指甲很长,里面都是绿色的草汁和黑色的脏污,皱了皱眉头。

  她带她去洗手,一块搓成很小的胰子,元满做了好大的心理准备,才捡起来用。

  给小孩洗的干干净净的,拍了拍她的头,“好了,太晚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

  小孩仰着头,紧紧拉着她的裤子,“妈妈。”

  她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。

  她记得妈妈给自己洗手。

  洗手的是妈妈。

  元满哭笑不得,“我不是妈妈,喊姐姐。”

  小孩撇嘴,“妈妈抱……”

  屋里没有信号,元满本来准备出去给林总打个电话,没想到又被小孩给缠上了。

  她又不忍心看她哭,把孩子抱起来,哄她睡觉。

  啃着半根黄瓜的李风明路过,“满满你这可以啊,刚结婚就学抱孩子了。”

  元满翻白眼,“滚。”

  一整晚,雨下个不停。

  第二天也还在下,像是天被豁了道口子,哗啦啦的。

  土路变得泥泞不堪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积水,车子根本没有办法开下山,四五个年轻人躲在大爷家里,表情越来越沉重。

  李风明的话像是要得到成真一样。

  元满也有些心焦,抱着孩子坐在小板凳上,元家的千金小姐,大名鼎鼎的林夫人,被困在深山里只剩下后悔。

  早知道就不来了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shu.cc。乱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l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