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到最硬(h)_总裁今天又被榨干了
乱小说 > 总裁今天又被榨干了 > 口到最硬(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口到最硬(h)

  很多人都想爬上林唤一的床。

  里面包括想要拿到资源的娱乐圈明星,有想要获得好处只做露水情人的男女,也有想从生意场上分一杯好处的人。

  总之,形形色色。

 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,天气正在转冷,他坐进车里,回头看了一眼游泳馆的方向。

  临走时,元满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充满了无措。

  她像一朵染了颜色的碎冰蓝玫瑰,没有男人看了不心动,本质上,她应该属于无数人喜欢的类型。

  林唤一声音清淡,“开车吧。”

  但他没有打算接近。

  黑色的车子启动,慢慢消失在了远处。重新裹上大衣的元满才走出来,她打了个小小的喷嚏,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姐,林总是不是真的不太行啊。”

  小白从不显眼的角落里走出来,手里还拿着包薯片。

  他原来是个狗仔,自从元满高薪聘请自己为特级情报员后,小白的工作重心已经全部倾倒在了她身上。

  “要我说,实在不行用药吧,我那里有特效药,再不行的男人吃了都能重振雄风,提枪上阵。”

  元满直接拒绝,“不……用药岂不是显得我很没用。”

 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元满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气闷。

  那些可以把自己剥光了送到床上去的,一般都是没什么身份的人。而世家小姐都不屑于这么色诱,自己豁出脸皮,林唤一还一个眼神都不给自己。

  晚上元满和小姐妹出去喝酒,喝得眼睛通红,醉醺醺地被人搀扶到车上。

  问她地址的时候,元满眨了眨眼,报出个小姐妹从没听说过的地方。

  “满满,你喝蒙了?你现在不是住在酒店里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元满两手扒在窗框上,探出头来,一本正经又大舌头地说,“我住在未婚夫家里了,今天刚让人把我的东西搬进去。”

  小姐妹:果然喝蒙了。

  小姐妹还没来得及阻拦,元满已经催司机师傅快点开车,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
  啊这真的很危险!她连忙去找朋友查那个地址是哪里,结果发现是林家的房子,目光立刻复杂起来。

  难道元满的未婚夫是林唤一?

  这边,元满拖着发晕的身体在门口按了一遍又一遍门铃,终于有人过来开门了。

  林唤一脸色不好地站在里面。

  “元满,你是没地方住了吗,非要缠着我?”

  元满努力睁大眼睛,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。

  他可能刚回来,领带被扯得很歪,微微敞开的衬衫胸襟可以看到里面健硕的胸肌,英俊的面孔在严肃微怒的时候显得更有种禁欲的性感。

  她不由自主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。

  嗓子好干。

  好想和这个男人……上床!

  元满目光一亮,往前一扑,整个人跳到了他身上。

  谁能想到一个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醉鬼会突然这么饿虎扑食,林唤一怕她摔地上,下意识伸手揽住了她的腰。

  元满双手搂着他的头,两只腿岔开缠在他的腰上,喝醉以后的眼眸泛红,雾蒙蒙的,却多了清醒时候没有的纯真执拗。

  她饱满水润的嘴唇轻轻贴在林唤一的唇角,呢喃: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

  林唤一额头上青筋跳了跳,“不行,你下去。”

  话刚落,他的嘴唇就被女人衔住了。

  她一边目光专注地观察着他的脸色,一边往前蹭着轻咬吮吸,单纯又色情。

  林唤一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一个地方涌,元满忽然动作幅度变大,整个身体都往自己身上一蹭一蹭,腿心在他的小腹上摩擦。

  她的舌头伸进林唤一的口腔里,轻扫牙关。

  林唤一往后撤了撤头,她还要再追上来,被林唤一捏住了后脖领。

  他单身抱着她,目光幽深,“元满,你想好了。”

  元满嘴角还有刚刚被迫分开时流下来的银色口水,她歪了歪头,吐气炙热,“我都湿成这样了,你问我想好了吗?林总,我实话告诉你吧……”

  她笑了笑,“我就是想跟你上次床,我们最合适的距离应该是负的。你的身体实在是太诱惑了,我很想得到,而且如果你能顺带帮下元家的话就更好了。”

  林唤一转了个身,把门带上,抱着她回卧室,路上的时候元满已经努力把他的浴袍解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把她放到床上的时候,林唤一整个人趴在她身上,这样的角度使他的目光很有压迫感。

  他忽然笑了笑,元满看的有些惊讶。

  “元满,你对每个想上床的男人都这么饥渴吗?”

  说话的时候,他的大手已经钻进了元满的裙底,从她微微张开的腿心,扯开了内裤,中指插进流淌着浓密淫水的小穴里。

  元满倒吸一口冷气,紧实滑腻的小穴猛地收缩,铺天盖地的痒意袭来,两条腿夹紧交迭。

  她意识到,林唤一是真的准备和自己上床了。

  元满兴奋地呻吟了一声,“目前为止,只想和林总上床,别的男人还没试过。”

  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取悦了林唤一,他原本冷凝的目光也变得没那么有攻击性了。

  一条腿抵在元满的两条腿中间,她的小腹随着呼吸的动作有些剧烈地起伏,腰在床上不安分地扭动着。

  林唤一低头深深吻上她的唇,长舌肆意勾连,嘬着她的唇发出“啵啵”的声音。

  元满情不自禁地挺起小腹,林唤一的手从她大腿根部摸上去,却并没有往最湿润的地方探寻,而是往后一转,捏到了饱满滑嫩的臀肉。

  他揉捏着,渐渐来到了腰上,元满被他猛地一揽,整个人贴在了他身上。

  激烈的吻还在继续,持续上升的温度让两个人浑身都在冒汗,湿漉漉地像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。

  “林总……”

  元满的手指摸到了他的皮带上,想要给他解开,笨拙地抠了几下,怎么也抠不开。

  她只觉得胸前一凉,整个胸罩被推上去,林唤一伸手揉了两把,十指间满是柔腻的触感。

  他呼吸沉重的吻从唇角流连到脖颈,一路细细碎碎地来到女人暴露在空气里的酥胸。

  红色乳头被揉捏地挺立起来,俏生生的,雪白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秀色可餐,林唤一微微张嘴含住,吸了吸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他的头发被元满抓在手里,力道并不大,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。

  林唤一偏头舔了舔那雪白的乳峰,看到上面因为自己的动作增加了一大片粉色的云霞,小腹紧了紧。

  元满那么水淋淋地躺在他卧室的床上,躺在他怀里,喝过的烈酒虽然早就醒了,但身上微微的味道让林唤一还是有些头脑发热。

  他几乎没有时间思考这样做会带来的后果。

  可是,在一场成年人酣畅淋漓的性事面前,谁会去考虑后果?

  即便外面世界末日,他现在脑子里也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狠狠肏死这个女人。

  他一只手有些急切地解开了皮带,放出了里面早就蠢蠢欲动的命根子。

  虽然确实硬了,但他还是单手扣住了元满的下巴,直视着她的双眼。

  “元满,”他的声音沙哑又低沉,带着喘,“给我口吗?”

  他笑了笑,像是在诱惑,“口到它最硬的时候,然后肏进你身体里。”

  说着,另一只手摸了一把小穴下面直冒的淫水,在她阴蒂附近轻轻打着圈扫过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shu.cc。乱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l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